如何才能讓自己的皮膚快速美白?

如何才能讓自己的皮膚快速美白?

在這樣一個夏天,我們只能想到一個字,那就是熱,但是與熱比起來更令人擔心的是我們的皮膚會變黑。所以在夏天,每個人都在思考如何變白。要多久才能白回來呢?這不僅僅是要看你被曬的有多黑,還要看你怎樣才覺得自己白?

一般說,曬黑之后如果還想要更以前的膚色一樣白,短的話就需要幾個星期就可以了,但是如果長的話,也許你要從夏季到冬季才能變白回來。

但是這個殘忍的現實就是我們曬黑之后,一般來說是沒有什么方法可以讓我們快速白回來的。因為我們曬黑是我們的表皮角質細胞被曬黑。而我們的表皮角質細胞從形成到脫落,是需要一定時間的,對于我們來說一般這個過程只是需要就是28天,因此想要白也要等到一個月以后。而且不是純時間概念。一般來說,年齡、膚質、體質和曬后的養護,都會影響我們白回來的時間。而且對于我們來說,除了曬黑,有的人曬太陽之后還會有皮膚發紅、脫皮等曬傷的情況。這就需要時間讓皮膚修復,之后才能夠慢慢變白回來。

而且如果想要自己變白回去,恐怕要做到這幾點,當我們曬傷的時候,我們要鎮靜舒緩,給我們肌膚降溫。可以用毛巾冰敷,但是不要直接用冰塊,也可以用冰涼的噴霧。其次就是要做好防曬,真正已經曬傷的皮膚,依然要做好防曬,通過涂防曬霜,還可以通過采用戴墨鏡和帽子和打傘等物理方式防曬。最后就是不要馬上使用美白產品。如果有曬傷的情況,一些剝脫角質類的美白產品,反而可能刺激皮膚。

最好的方法是去皮膚管理店做深層清潔和修復你的皮膚,這樣我們才能有健康的皮膚狀況,去做皮膚管理不僅能讓你感受到皮膚管理師的專業手法,還能讓你親身感受到自己皮膚狀況的變化。

情濃端午 粽香滿園

為讓社區業主感受到端午傳統節日的內涵,增進鄰里之間的交流與聯系,2018年6月16-18日間,一場場熱熱鬧鬧的端午節社區活動在開元物業寧波、余姚、象山項目舉辦。

當日,各項目眾多業主聚集在活動現場。物業工作人員為業主精心準備好了包粽子、做香包的食材和材料,并和前來參加活動的業主一起包裹著各種端午粽子。大家互相指點、互相幫助、在相互合作、共同努力下,三角形、喇叭形、背包形、長條形,各式各樣的漂亮粽子一個個在大家手中誕生了。在煮棕子的香氣彌漫中,一些業主和參加活動的小朋友也展示出了自己制作的各種香囊。歡聲笑語中,端上桌的粽子更是讓大家大朵快頤。

活動開展期間,各項目也為社區未能前來參加活動的業主準備了粽子,連同節日祝福一起送到了業主家中。

西湖君庭小區物業六萬元將裝修材料服務隊承包出去

  拿到新房,下一步就該張羅著裝修的事了。可是家住相城區西湖君庭的業主們,卻因為裝修,和物業搞得很不愉快。
 
  朱先生說,房子是4月25號交付的,之后一家人就準備裝修,可是裝載材料的卡車準備進入小區時,物業卻表示,3噸以上的車輛嚴禁進入小區。無奈裝修工人只能用手推車一車車的運水泥。
 
  朱先生認為這是間接地刁難施工,讓業主知難而退,服從他們指定的客戶。
 
  朱先生口中“指定的客戶”,就是和物業合作的裝修商,他們把建筑材料隨意堆放在小區內。不僅如此,朱先生說,自己找的打孔隊也不得進入小區。那么,事實真的如朱先生所說的這樣嗎?隨后,記者跟隨業主進入了小區。
 
  暗訪中物業負責人承認六萬元將服務隊承包了出去。
 
  不過,物業負責人表示,“服務隊”的本質還是服務居民的。裝修材料“服務隊”也會幫忙運送。
 
  而朱先生則透露,“服務隊”打孔要比自己找的貴兩倍,價格在無形中增加了。
 
  在業主的交涉下,物業方面答應,明天會和業主代表協商方案整頓小區。律師表示,針對壟斷裝修施工業務,收取高額施工費用的行為,業主可以直接向開發商以及住建部門進行反映,要求整改。
 
  律師建議如果侵犯到小區個人的業主的利益,業主可以單獨作為法律主體,提出他們的訴求,要求排除妨礙。

順星苑小區業委會因為清退物業公司引發了一場沖突

  身處鬧市的一個居民小區,近幾年來業主與物業公司鬧得不可開交。昨天下午,武昌安順星苑小區業委會因為清退物業公司引發了一場沖突。水果湖街道辦組織的安保力量臨時接管了小區門崗。
 
  昨天下午2時30分左右,記者來到該小區時,不少居民已來到物業辦公室,部分業主強行進入辦公室將電腦桌、電腦等搬出,將人員清出辦公室后將辦公室大門用焊條封住,并因此與物業人員發生沖突。
 
  小區業委會負責人稱,對物業采取清退行動是出于無奈。小區現在的物業服務由武漢(樓盤)天一公司負責。該公司入駐6年來,小區在環境衛生、綠化、安防諸方面每況愈下,業主怨聲載道,超過一半的人拒交物業費。4月24日,業委會召開業主大會,超過半數業主同意與武漢麗島物業公司簽署物業服務合同。次日,業委會致函天一公司,要求做好交接工作,并于5月4日與麗島公司簽署了物業服務合同。但天一公司一直拒絕與業委會交接,新的物業公司無法入駐。在水果湖街道辦、武昌區房管局等多次協調未果的情況下,5月6日,業委會決定起訴天一公司。但就在4月27日,小區8名業主以業主大會投票存在違法違規為由,將業委會告到了武昌區法院。這意味著業委會起訴天一公司的案件要等業主起訴業委會的案件審結之后才能開庭,時間會拖上至少一年。多數業主不愿再這樣等下去,于是決定自己行動,清退物業公司。
 
  為什么天一公司要一再堅持留在小區?業委會負責人表示,小區有400多個停車位,白天業主上班后,物業可以將停車位向社會車輛開放,一天停車費可以收取四五千元。即使在多數業主不交物業費的情況下,他們仍不愿意放棄這筆收入。
 
  天一公司負責人則表示,他們質疑業主大會投票有造假情況,希望等到業主起訴業委會的官司審結后再決定是否退出。對小區多數業主不交物業費的情況他予以否認,稱小區70%左右的業主都交了物業費。該負責人承認,雙方物業服務合同在2013年已到期,雖然沒有續簽,但他們一直在提供服務,并得到了業主認可。
 
  昨天,水果湖街道辦組織的安保力量接管了小區門崗,街道辦負責人還將業委會和物業負責人召集起來,表示業主大會的投票符合法律程序,要求天一公司退出小區,避免與業主發生沖突。
 
  昨晚,水果湖街道辦、武昌區房管局等單位還在小區召開了有業委會、天一公司、麗島物業等參加的協調會,要求保證小區的安全和穩定,讓麗島物業盡快接手小區的物業服務工作。

大學嘉園多名業主因拒交物業費遭物業強拆水表

  連日來,菏澤大學嘉園的多位居民撥打本報熱線反映,因為對菏澤君信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管理服務不滿,部分業主采取拒繳物業費“對抗”。結果,物業強行卸走了多位業主的水表,說只有繳齊所欠物業費,才給重新安裝。連日來,部分堅定“對抗”業主的日常生活均在“斷水”中度過。
 
  小區內坑洼遍地,垃圾“頂尖”
 
  “家中斷水都8天了,現在盥洗、吃飯都成了問題,物業不想著從根本上解決小區的居住環境,卻采取這么極端的辦法‘催費’,太讓人憤怒、寒心了。”昨日,在菏澤大學嘉園,業主張愛菊(化名)氣憤地說。
 
  在去往業主張愛菊家的路上,記者注意到,該小區除大門口往里100米距離的道路還算平整外,其余的小區道路則“慘不忍睹”,裸露地基的坑洼、斷裂幾乎處處可見,且大部分已連成片,業主們只得小心翼翼地行走、如履薄冰。“剛下過兩場雨,這路還算好的,要不然,路上飛揚的塵土真能嗆壞人,還要時時小心路上不時被汽車輪胎擠壓飛崩出來的小石子,這可沒少傷了居民。”張愛菊說。
 
  記者還注意到,該小區2、3號等樓前的垃圾桶內,垃圾被塞得堆起“山尖”,垃圾桶周邊也是垃圾,嗆人的霉臭味和嗡嗡亂飛的蒼蠅讓人避之不及。“兩三天清理一次,這幾天還算好的,之前一周清理一次都算不錯了。尤其是夏天,一天天的不敢開窗透氣。”2號樓業主劉大姐告訴記者。她的說法,記者從其他多名業主那里得到印證。
 
  記者發現,小區內的綠化也“形同虛設”,由于缺少停車位,汽車亂停壓禿草地、開辟出來的成片菜地等毀綠現象隨處可見,部分業主為了保存自家樓前的綠地甚至使用了圍欄將草地圈圍起來;部分單元防盜門不是缺失就是損毀,有些業主兌錢換了防盜門。
 
  張愛菊居住在17號樓,鑲嵌在樓道轉角墻內的一處小鐵門被打開,內里有兩根和住戶家連接的水管管道,其中一處的水表被卸除,滴滴瀝瀝的水珠不斷滴落。在張愛菊家,盥洗間內是一盆盆一桶桶的水,甚至連洗衣機都被當做“儲水罐”。“物業給斷了水,我們只能從鄰居家借水用了。”張愛菊頗為無奈地說。
 
  業主:根本就沒想賴掉物業費,不過是督促他們做好服務
 
  “小區業主大部分是菏澤學院的老師。物業最初管理得還不錯,雖然房產證因為種種原因遲遲不能辦理,但道路還算完整、垃圾也能及時清理。但從2010年后,小區物業就開始‘偷懶’了,居住環境越來越差,業主怨聲載道,集體找過他們幾次都不管用。直到2014年下半年,業主才聯合起來開始不繳物業費。”業主成盼(化名)說。
 
  在此后的兩年“斗爭”中,部分業主或租住戶沒能頂住壓力繳納了物業費,至今堅持“死磕”被卸掉水表的業主多達近20戶。在張愛菊拿出的一份《卸除水表通知》單上,記者看到這樣一段話:“卸除水表通知,戶號:17-xxx,姓名:張愛菊,該戶長期拖欠物業費,物業公司予以暫停供水服務并將水表拆除,直至繳清所欠物業費。如發現私自對接水管,按偷水處理。大學嘉園物業處,2016年6月8日。”
 
  “6月8日下午,物業的人來我家說,如果不繳拖欠的物業費,就要卸水表。我不讓,他們強行拆卸。我撥打了110,但即使民警來了,他們還是該卸的卸,不予理睬。”張愛菊氣憤地告訴記者,“每年680元的物業費一點兒都不多,我們根本就沒想賴掉這點兒錢,只是想通過此舉督促物業將服務做好,也多次轉告他們不繳物業費的理由,沒想到他們竟然采取如此過激的行為。”
 
  物業:停水實屬無奈,只為追繳物業費
 
  記者跟隨不斷聚集而來的多名業主趕到菏澤君信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并未見到物業管理處經理孫浩,只在辦工桌上發現4塊被卸下來的水表,濕漉漉的表面顯示,該水表被卸掉的時間并不久。“孫經理不在,不過,他交代你們把錢(欠的物業費)繳齊,我立馬給你們安裝水表。”該辦公室的一名水暖工告訴大家。
 
  記者電話聯系到孫浩。他表示:“說實在的,接手大學嘉園小區我也是后悔得不行。該小區存在頗多問題,像在建設施工中擅自更改規劃設計方案,導致業主的房產證遲遲不能辦理,還有小區內綠化土層深度、道路鋪設、車庫車位建設等均達不到驗收標準,造成目前居住環境日益惡化,而小區房屋、公用設施專用基金也遲遲不能到位,以上問題都不是我們能夠‘管控’的,而部分業主不明就里指責我們物業不作為,甚至以不繳納物業費為‘要挾’,我們是有心將小區管理得更好,但部分原因真的超出我們的管理范圍了。”
 
  孫浩還表示,至于垃圾不能及時清理,是因為附近的垃圾中轉站不接收該小區的生活垃圾,無奈之下,清理人員只能運往更遠的地方,這中間的開支又增加不少,再加上不少業主不繳納物業費,收支嚴重不平衡,才導致生活垃圾“存夠”再清理的現狀。
 
  “其實,此次卸水表催繳物業費實屬無奈之舉。他們絕大多數都已經拖欠了兩年以上的物業費,之前小區服務能力還能維系,但隨著他們人數的不斷擴大,我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孫浩告訴記者。
 
  律師:雙方做法都有過錯,溝通解決才是正道
 
  對于此問題,記者采訪了山東誠維律師事務所律師孫占軍。他表示,類似的業主與物業的糾紛并不少見,物業服務不到位,業主就不交物業費;業主不交物業費,物業就斷水或不給開通門卡。業主與物業的“戰爭”多種多樣。
 
  “在這件事上,大學嘉園小區業主的過錯是不交物業費。物業提供的是公共服務,如果不滿意,在小區業主委員會存在的情況下,可以向他們或相關單位科室反映,甚至可以通過業委會組織協調全體業主表決炒掉物業公司。”孫占軍說,此外,對于小區存在的固有問題也應通過法律途徑起訴責任單位,但不能用物業費當籌碼。
 
  “君信物業在這件事上的錯誤是不該拆掉業主的水表停止供水,因為物業公司沒有這個權力。”孫占軍表示,業主不交物業費,物業可以去法院起訴,但這種“以暴制暴”的方法屬違法行為。

世嘉錦庭小區物業捆綁收費 不交物業費家里就停電

  近日,連續有市民通過96110熱線反映小區物業捆綁收費,以不收水電費來要挾業主交物業費。按理說,物業與業主之間是提供與購買服務的合作關系,物業費與水電費也并不是一碼事,但是類似的捆綁收費情況卻總是屢見不鮮,到底又該怎么解決?
 
  市民:不交物業費家里就停電了
 
  “我們小區居民對物業服務不滿意,所以拒絕交物業費,但是物業公司竟然連電費也不收了,有的居民家里都停電三四天了,依此迫使居民去交物業費,這種捆綁式的收費真的太不合理了。”福山區世嘉錦庭的一位業主投訴道。
 
  原來,該小區不少業主因為感覺物業服務質量不行,所以拒絕交物業費。對此,物業公司對于不交物業費業主也不再收取水電費,結果導致不少業主家中停電情況的出現。物業公司的理由很簡單,代收水電費也是物業服務的一部分,如果業主不交物業費,他們自然也不能履行代收的物業服務內容。
 
  無獨有偶,家住福山麗景佳園小區的居民也遇到捆綁收費的問題,原因是單元門口的管子滴水,物業不能及時維修,也不給出相應的說法,所以業主拒交物業費。
 
  爭議:到底能不能捆綁收費?
 
  從目前市民投訴的情況來看,捆綁收費似乎在不少小區都存在或者曾經存在過,那么這種收費方式到底合不合規呢?
 
  物價部門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省里對于這種收費模式并沒有一個明確的規定判斷其是否合法,但是從常理來看,物業費收取是因為物業公司為居民提供物業服務,水電費則是其他用途,所以是不應該捆綁收取的。
 
  關于合同約定,有法律人士表示,現在有的物業公司將“代收水電費”作為了物業服務的一項內容,這種情況下就屬于合同約定,如果業主不交物業費,那么物業公司就可以不代為收取了。所以,對于捆綁式的收費,目前法規暫時是沒有明確規定的,主要按照業主與物業公司的合同約定執行。
 
  疑問:水電費為啥不直接交給水電供應單位?
 
  對于物業捆綁式地收取物業費與水電費,不少業主也咨詢過了自來水公司與供電公司,但得到的答復往往是“不能直接交費”。對此,記者也咨詢了市自來水與供電等部門。原來,現在不少的小區都屬于“二次供水”與“二次供電”的情況。小區內的供水與供電設備以及管道線路都由開發商投資建設,產權歸屬開發商或者物業,其所有的管理也由物業負責,所以收費也由他們收取。也就是說,每一位業主并不是供水或者供電公司的直接客戶,他們只是將水或者電送到小區的總線路表之前,進入小區后則由物業來負責了。所以,業主也就不能直接將水電費交給水電供應單位了。
 
  當然,對于那些已經將水電設備管理移交到供水或者供電公司的小區,業主的水電費也就不用通過物業來收取了。
 
  根源:處理好物業與業主的關系是關鍵
 
  其實,捆綁式收費不過是目前物業與業主矛盾關系當中的一個方面,歸根結底還是當下物業公司與小區業主之間沒有形成一種良性的合作關系。實際上,業主通過物業費來購買物業公司提供的服務,是一種典型的市場購買服務行為,但是實際生活當中卻出現了一系列難以破解的矛盾難題。
 
  業內人士分析,目前新建小區的物業公司多數是開發商開始指定的,并未由業主從市場當中選擇,從煙臺小區總體情況來看,成立業主委員會的小區并不太多,所以“更換物業公司”的情況相對來說也比較少,這種無法選擇物業公司的情況就使得一些物業公司成為了“管理者”,而不是“服務者”,所以停車收費、物業服務等一系列的矛盾也隨之出現,難以解決。
 
  要想解決這一難題,物業管理系統性法規出臺是關鍵。目前,我市也正在制定小區分級與收費的相關管理規定,當對小區服務達到什么樣的標準、收取什么樣的費用等有了明確規定之后,一切按照規定執行,自然也就避免了此類糾紛的出現。